123

文章详情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 > 综合资讯
环保部核电安全监管司汤搏:核能发展要与人文相结合
文章来源:中国核工业报 日期:2017年08月02日

  环保部核电安全监管司司长汤搏是我国核电安全的最佳“新闻发言人”,无论走到哪个场合,对于核电安全的话题,他必不厌其烦地解释、强调、重申,犀利的观点、鲜活的语言总能“俘获”大批听众。在日前召开的第25届国际核工程大会上,汤搏在大会发言以及接受记者采访中,再度深入解读了这一话题。

  记者:以往在很多场合都听到您阐述核安全这一话题,核安全是我们核能产业发展面对的一个永恒的主题,特别是日本福岛核事故后,公众对于核安全的质疑声一直很难散去。日前,韩国也加入了“弃核”队伍。那么,您如何看待我们这个产业当前发展的舆论环境?

  汤搏:这段时间关于日本福岛核事故影响的报道时有听闻,这也引发了我的思考:我们核能工业目前所处于什么样的状况,处在一个什么样的时代呢?我认为:第一,是全社会对核能工业存在着巨大分歧的时代;第二,是核能工业者面对巨大的压力、同时也孕育着希望的时代;第三,是我们的希望能不能够变成现实?我想恐怕有赖于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就是我们核能工业能不能实现变革。

  首先,因为存在分歧,我认为核能工业的发展一定要与人文相结合。去年有一家媒体问了我一个问题,怎样保证核电站乏燃料几万年几十万年的安全?我反问他,我说你能预测人类三百年、五百年乃至一千年以后的命运吗?他想了一会儿:“我没法预测。”我说,你看看多么不公平。你连三百年、五百年、一千年的人类命运都不能预测,却要求我预测几万年、几十万年以后的事情。他想了一会儿说,你说的也有道理,但是我们人类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对未来可能有危害的东西,又没有办法去解决吧?所以这给我一个启示,我想核能工业和其他的一些工业领域可能存在着一个差异,就是核能工业和人类的伦理观、世界观紧密地连接着。这个特征我们无法回避。当然,核能产业不是唯一有这个特殊属性的,有些行业中的某些方面比如像器官移植也存在这个问题。这就是我要强调的产业发展一定要与人文相结合。

  记者:核能是一个比较专业的领域,很难向公众把核安全解释得清清楚楚。我们的公众沟通工作该如何加强?

  汤搏:我认为还是要有一个开放的态度。我经常参加核能界的一些学术研讨会,发现很多核能界的朋友有一个特点,就是局限在核能的圈子里。这个圈子实际上是比较封闭的,喜欢自说自话,不大去关心其他的人怎么来看待核能,他们自己不断地在为核能的正当性进行自证。这次国际核工程大会的主题为清洁、绿色、可靠的能源,但实际上我们知道,目前在中国国内对核能的争论比较大,也有人认为核能并不是一个清洁的能源,而是把它定义为低碳能源。什么是低碳能源,什么是清洁能源,这是学术界要来研究的事情。但我想强调,我们核能界在思考问题的时候,一定要有一个开放的态度,一定要了解其他行业对我们怎么看,我想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

  此外,对于核安全,我的看法是:永远没有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案。我们要持续地、不间断地努力,永远不要指望能找出一种灵丹妙药,一次性地解决核电的安全问题。环境是不断变化的,人也是不断变化的,永远不会停留在一个水平上,所以人类必须不断总结经验,有所发明、有所创作、有所前进。我坚信,正是因为不断迎接挑战,不断解决难题,才能凸显我们核能工作者存在的意义,当然这也是我们的责任与使命。(杨阿卓)

【打印】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