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为赢得未来——访中核瑞能总经理薛维明
文章来源:系统管理员 日期:2016年12月07日

    9月23日,中法合作核循环项目推介会将在位于北京的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举行,这是该项目首次公开面向社会。中法合作核循环项目是一个什么样的项目?它是如何开展的?当前进行到什么阶段?它对我国核循环产业的重大意义是什么?记者带着这些问题采访了中核集团的后处理专业化公司——中核瑞能有限公司总经理薛维明,请他解读这个项目的来龙去脉以及发展规划。

  “中法合作核循环项目,建立完善的闭式核燃料循环工业体系,是我国从核大国走向核强国的标志。”

  记者(以下简称“记”):中法合作核循环项目的工作开展已有8年时间了,这些年,这项工作是怎样一步步走过来的?

  薛维明(以下简称“薛”):该项目是中法合作的一件大事。后处理技术是我们国家急需的核技术,其技术水平高、安全要求高,同时,它既是关系到核能发展从第一步压水堆向第二步快堆迈进的关键技术,也是国际上敏感的、受到国际原子能机构严密监督的技术。因此,这个项目合作的每一步都是在政府的指导与支持下进行的。

  其实早在2004年,我们就在寻找通过国际合作以解决核循环技术问题的可能性。2005年,我们与法国就建设中国大型商用乏燃料后处理厂进行了初步交流和洽谈。项目真正开始合作,是在双方政府间政治和外交的认可后才启动的。前期通过两三年的谈判,两国政府在2008年就和平利用核能技术达成了专门协议,为两国企业谈判制造条件。中核集团受政府委托与法国阿海珐集团开展了本项目的谈判。2013年,中核集团和阿海珐集团签署了中法合作建设核循环项目的合作意向书,中核集团正式启动了与阿海珐的合同谈判工作。2014年3月,在习近平主席的见证下,双方签署核循环长期合作谅解备忘录。可以说,这个项目自2008年开始就始终受中法两国领导的高度关注,并且作为两国间重大的经济与技术合作项目被列入了多份政府间合作文件。

  记:您能否详细介绍一下中法核循环项目的具体进展情况以及未来的发展规划?

  薛:目前项目正处于谈判阶段。谈判工作是在政府指导下,由中核集团公司直接领导,瑞能公司牵头组织中国核电工程有限公司和中国原子能工业有限公司开展谈判以及立项筹划等工作。

  谈判的前期工作以技术内容为主,目前技术相关内容与文件已经整理完成,此项任务主要是委托中国核电工程公司承担;此外,瑞能公司和中国原子能公司也与法方就合同主条款做了很多基础工作。下一步将以合同主文本为主,就商务条款谈判开展工作,此项任务主要由瑞能公司负责,中国原子能公司予以辅助,核电工程公司给予技术支持。同时也要依托核电工程公司的力量,完成项目的前期工作,包括可行性研究报告、安全分析报告、环境影响评价报告等立项文件,从而为明年全面完成前期工作,向国家主管部门上报项目奠定基础。

  第一轮商务谈判已于9月7日开始,预计在2016年上半年完成商务谈判工作,2016年年底申请立项,在获取国家同意后,开始着手现场工作,建设乏燃料离堆贮存水池,最终目标是争取在2030年完成整个项目建设。

  记:中法合作核循环项目对我国核燃料循环产业的重大意义体现在哪里?

  薛:我国能源结构转型、核电产业规模化发展以及经济社会的长期发展,都决定了我们必须要掌握闭式核燃料循环技术。由于该技术产业涉及核工业、机械、材料、计算机工业、信息工业、远距离遥控技术等等,是一个综合性很强的高科技集成,而目前我们距离掌握成熟的技术还有一段路要走。因此,需要通过国际合作,向有经验的国家学习,少走弯路,用最快的时间掌握这项技术。自主发展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付出时间和金钱的代价,做好技术引进就是为将来自主建设和发展打基础。中法合作核循环项目,建立完善的闭式核循环工业体系,是我国从核大国走向核强国的标志。

  “能够带领一支年轻的队伍,从事一项极具开创性的工作,发展一个数千亿规模的新兴的核工业支柱性产业,这也是我的责任和荣幸。”

  记:瑞能公司的成立是集团公司在实施核循环战略中的关键一步。集团公司希望瑞能公司在这个项目实施中起到怎样的作用?

  薛:瑞能公司成立于2011年初,正是中法谈判的关键时刻。此前,主要是中国核电工程公司负责的技术谈判,确认中法合作核循环项目的整体技术内容。随着技术条件的落实,集团公司越来越需要一个业主公司来全面管理项目、主导谈判,因此瑞能公司也就水到渠成地成立了。瑞能成立后,一直在按照集团公司的要求开展项目前期工作,为推进项目的进展,做了很多工作,主要包括:产业发展规划研究;完成自主设计建设的核循环项目的前期工作;开展中法合作核循环项目的合同谈判,寻找适宜的厂址;完成公司建设,培养技术管理和项目管理的技术队伍等。

  记:您作为瑞能公司总经理,在为项目奋斗的这几年中,有什么感受?

  薛:放眼世界,我们还没有走上核循环的商业化道路。但我们清楚地知道,走核循环商业化技术引进道路,是我们作为发展中国家赶超世界先进水平、缩短差距的客观要求,这项技术也是我们聚焦未来核能发展而必须掌握的技术。选择核能,搞好核循环产业,使今后的能源有了可持续的保障,将使我国从有核国家变成核大国,最后成为核强国。我们正在工业化和商业化方面做尝试,也深切体会到,这是一项技术复杂的、投资巨大的工程,对我国核工业的战略发展具有重大意义。我们已经有清晰的规划和明确的道路,正在为之努力奋斗。

  作为后处理专业化公司的总经理,同时也是核工业老兵,能够带领一支年轻的队伍,从事一项极具开创性的工作,发展一个数千亿规模的新兴的核工业支柱性产业,这也是我的责任和荣幸。虽然充满了困难和挑战,但压力同时也是动力。集团公司的期望、领导的信任、同事们的希望以及产业发展的要求,无时无刻不督促着我要带领大家克服困难做好工作,为实现既定目标而努力。

   各国后处理厂现状

  法国

  法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后处理能力。先后建成过UP1、UP2和UP3三座后处理厂,其中UP1位于法国最早建立的原子能工业生产基地——马库尔核工业中心,UP2和UP3均位于阿格后处理中心。

  阿格核循环厂隶属于阿海珐集团旗下,于上世纪90年代初建成投产,它不仅是欧洲最大的工程项目之一,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商用核循环中心,年处理量为1700吨,处理的乏燃料量产生的发电量每年超过450TWh,截至2015年,阿格厂累计处理的轻水堆乏燃料量已达30000多吨。

    英国

    英国拥有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后处理厂。塞拉菲尔德是英国最大的核基地,拥有德镁诺克斯燃料后处理厂(B205)和THORP后处理厂,后者与法国的阿格厂一样,是已运行多年的大型(达到800吨/年)商用动力堆后处理厂。

  目前,英国政府建立了核退役局来管理核设施退役和清污工作。由于原有的反应堆将逐步达到设计寿期,政府正在考虑建设第三代轻水堆核电站,可以预见其未来轻水堆的数量和装机容量水平不会太低于目前状况,因此,英国是否完全放弃后处理还有很大不确定性。

    日本

  日本拥有世界上最新的商业后处理厂。由于受国际社会对其发展核能的限制,其两个后处理厂的建设都是采用全面与国外合作的方式,

  东海村后处理厂(TPR)1977年开始运行,工厂的主体工艺设计依赖法国,截至2002年底累积处理乏燃料约1009吨。

  青森县六个所后处理厂年处理能力为800吨,水池贮存能力为3000吨,并能贮存从英国和法国后处理厂返回日本的放射性废物。

    俄国

  前苏联第一座大型生产堆于1948年6月建成投入运行,与之配套的后处理厂在1948年底到1949年初投入运行。

  1976年投入运行的马雅克后处理厂,是目前俄罗斯唯一在运行的动力堆后处理厂,年处理能力为400吨/年,累计处理量约为4500吨。

  俄罗斯还计划在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地区建造新的后处理试验示范工厂,用于处理VVER-1000和其他反应堆的乏燃料,年处理能力为250吨。

    印度

  印度是继美、法之后建成水法PUREX 后处理流程的第三个国家,也是目前继英、法之后第三个运行商业后处理厂的国家,同时还是世界上唯一对坎杜堆乏燃料进行后处理的国家,某些后处理技术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最早的特朗贝中试厂于1964年投运,经过改进,其年处理能力从30吨扩大到60吨。之后,印度又建成了塔拉普尔和卡尔帕卡姆两座后处理厂。由于印度特别重视对快堆乏燃料的后处理,印·甘地原子研究中心正在建造一座快堆乏燃料后处理厂。

  美国

  美国后处理研发处于世界领先水平,现在国际上通用的后处理PUREX流程是其率先开发出来的,其商业后处理厂的建造起步也很早,先后设计和建造了3个商用后处理设施:伊利诺斯州莫里斯的中西部燃料回收厂、南卡罗来纳州巴威尔厂以及纽约州西谷厂。

  1977年卡特政府宣布无限期推迟商业后处理政策,后来然里根政府表示支持商业后处理,但至今没有商业后处理厂运行。曾花费数百亿美元和20多年时间在尤卡山地区实施的乏燃料储存计划,也因备受争议而终止实施。(王临艳)

【打印】 【关闭窗口】

地址:中国北京西城区三里河南三巷一号 邮编:100822 电话:86-10-68512211

Copyright by 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 京ICP备06041231 京公网安备11040102100163号 技术支持:核工业计算机应用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