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文章详情
当前位置: 企业文化 > 风采中核
刘聚奎:核动力科研的“三朝元老”
文章来源:中核集团新闻宣传中心 日期:2008年09月03日

    1996年1月,一位精神矍铄的专家(照片前左二)在北京军事博物馆兴致勃勃地给江泽民等中央领导讲解新型核动力装置。当时,他早已到了退休年龄,但却依然始终保持着一颗充满激情的事业心。他就是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的刘聚奎,我国压水型反应堆结构方案的论证和设计者之一。

    笔者记得,刘聚奎常开玩笑地和大家谈起他当年被误诊为肺癌的事情,他说:“当时,不相信自己的身体会有大的问题。”这种自信就如同他相信通过刻苦的学习和积极地对外接触,他的科研思想能够始终和时代保持同步一样。事实也证明,即便在当时被误诊的情况下,他也没有停止工作,没有休假。多年来,刘聚奎因其特殊的贡献而在核动力领域享有盛誉。

    上个世纪60年代中期,在两弹研制进入关键时期的时候,国家就已经开始进行压水型核反应堆结构方案的论证和设计。在彭士禄和潘系人的直接指导下,刘聚奎和他的同事们在参考资料极为缺乏的情况下,硬是凭着坚定的信念和一股子冲劲、闯劲,共同设计出压水型核反应堆总体结构方案,并绘制出了反应堆总图和堆芯布置图。

    在压水型反应堆核燃料组件设计、初步设计、技术设计和施工设计中,作为燃料组件总体结构论证课题组负责人,刘聚奎是研制燃料棒定位格架等重要部件的创始人之一,为成功解决燃料棒定位问题立下了汗马功劳。此外,合理的反应堆结构解决了上个世纪60年代我国反应堆主泵和主管道研制能力低的难题。束棒型控制棒在当时属于国内外首创,堆高降低约1米,使堆舱和主机舱得到较好的匹配。该组件设计和压水型反应堆方案设计还分获部级奖励。

    压水型反应堆建成后,组织上又安排刘聚奎从事新型核动力装置的研究设计。他义无反顾地投入到紧密跟踪国际动态、不断学习和吸收新的知识领域中去。由于当时各种因素的制约,新型核动力装置的研究设计在上世纪70年代末期开始基本处于一种停滞状况。上世纪80年代初国家开始在核电建设方面有了新要求,院里安排刘聚奎和其他一些同志一起,开展核电开发前期准备工作。

    经过一个时期的学习,他们在核电这一新领域学到的知识开始发挥作用。随后一段时间,刘聚奎参加了秦山核电二期工程方案演练与总体方案设计工作,并在方案设计和初步设计中负责参数管理和初步安全分析报告及运行工况的编写与协调工作。他们这个时期的核电开发工作,为中国核动力院在上世纪90年代以至今后更长时期跻身于中国核电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时过境迁,1992年,停顿多年的新型核动力装置预研工作又提上了日程。刘聚奎作为老组员之一,被院里安排到该装置核动力总设计师的领导岗位上。他上任以后,任劳任怨,积极组织技术人员完成多方案论证,并确定了新型核反应堆结构布置的主攻方案。

    对待科研,刘聚奎认为,学习是最重要的。学习也不仅是书本上的学习,实事求是,承认差距,做好技术引进和吸收,也能进一步支持国家重点工程建设。在这种理念支持下,1992年,刘聚奎在国外一呆就是30多天,辗转各方,费尽心机,终于找到了合作对口单位。1993年7月,他完成了工程技术引进论证报告,分阶段引进了部分设计文件和设计软件,大大促进了科技预研的设计和研究工作。与此同时,他协助院里引进了专用设备,并把技术引进成果及时用于科研设计中,使新型核动力起点高、跨度大,促进了我国新型核动力反应堆的设计和研制,使之更接近世界先进水平。

    刘聚奎先后参加了“八五”、“九五”、“十五”核动力预研规划,可谓是“三朝元勋”,尤为感人的是在重点科技预研项目“九五”规划立项期间,他使我国核动力预研项目既具有先进性又具有可行性,有可能在不远的未来赶上世界先进水平。他主持开展了选题论证,其中数易其稿,连续加班40多个夜晚,手都写肿了,直到难以握笔,最终圆满完成了立项报告汇编工作。

    多年来,刘聚奎不仅在技术上是行家里手,更着眼于未来,将目光盯着世界的先进水平和发展方向。由于在专业领域内的开拓性和远见性和特殊的贡献,1992年,他获政府特殊津贴, 2000年获得“全国劳动模范”荣誉称号等等。

    如今,年愈古稀的刘聚奎又将目光投向更新的研究领域,但他仍然保持着旺盛的学习热情,关心核动力与核电技术的新发展与新动态,纳新吐故,与年轻科研设计人员相互学习,毫无保留地将自己掌握的技术知识和资料传播给大家。(杨和庆 陶伟)

【打印】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