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文章详情
当前位置: 企业文化 > 风采中核
华龙一号海外首堆冷试:终于等到你,圆满!
文章来源:中核集团 日期:2019年11月29日

  

  22:59,巴基斯坦,卡拉奇国际机场。

  飞往北京的CA946航班即将登机,一条信息划入手机:“10:20左右电已送至现场。”

  这是中核中原公司K-2/K-3项目部调试管理部的青年工程师邓颖哲应我的要求发来的。“终于等到你,圆满。”我竟不自觉满足地笑出来——两天时间,被这里感人的故事塞得太满,不知不觉间已带入了这个项目团队所有的情绪。

  送至现场的电指的是500KV超高压电——冷试启动后,后续试验开展的一个重要先决条件。因为巴基斯坦技术接口、当地电网条件等诸多“客观因素”的限制,500千伏高压电迟迟无法送达。9月24日500kV开关站及第一条线路就已经具备输电条件,后又为巴方的“IN-OUT”方案全力赶工第二条线路,并于10月7号再次具备了场内受电条件。从那时就开始了“等电来”。

  承诺26日冷试启动时的送电没有实现,考虑不影响其他实验子项的开展,冷试按预期启动;谁知,号称27日上午11:00送电的预期又成为泡影。就这样,在其他核电项目根本不成问题的问题成了当前K2机组冷试中最大的“拦路虎”——没有高压电,冷试中诸如“三台主泵同时启动”等后续试验也就无法开展。也正因为如此,离开这里的时刻,我的内心难以抑制地渴望着一个圆满——“盼了两日的电来了”。

  如果没有它,两天内遭遇过的种种情绪——全力拼搏后迎来冷试全面启动时、主控室值班工程师团队并肩合影的喜悦,准备良久、历经几个小时在凌晨才完成三台主泵首次带载点动后的激动,启动以来2.7MP压力平台上多个试验顺利开展带来的欣慰……都将反噬成此刻尤为浓烈的遗憾。还好最后一刻,得偿所愿。

  采访中,多次听到的这个项目受到当地自然环境恶劣、基础设施条件差、严苛的安保措施等种种“客观因素”限制,但多少描述都比不上在这将近48小时,一颗心忽上忽下如坐过山车般的“等电事件”中的感同身受。还有那条进场道路,能数次把人从坐了9小时飞机、神经中枢还停留在北京凌晨3点时区的熟睡中颠醒,实在无法想象核电主设备运输要经历怎样的艰辛。

  事实上,一开工这个工程就被不少业内人士贴上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的标签,也的确遭遇着各种各样但始终连绵不绝的此类遗憾。然而就是这些人为无法控制的所有不顺遂“逼”得项目总经理宋丰伟带着这支团队另辟蹊径,开创了一套前所未有的“宋氏工法”:2016年开始实施主设备预引入法,土建、安装同步推进,一举打破了传统施工中主设备安装作为关键路径直接影响工程进度的局面;2018年,当工程土建部分影响了工程进度时,他们打破传统,实施预应力施工双平台的创新,通过在特定区域搭设上、下双平台有效增加施工作业面,提前3个月完成了k2机组预应力施工;今年,为了保障穹顶吊装这一里程碑节点的如期实现,他们再次颠覆传统施工逻辑,将在内穹顶设置脚手架支撑模板,改为外穹顶钢模板地面一次拼装成型、整体吊装就位,带来了近8个月的工期释放效益。

  施工逻辑的一再颠覆,其核心打破此前所谓的关键路径,给堵在一条大路上的工程寻找其他出路,来疏散拖期风险——毕竟,这个工程面前有那么多只能遗憾的“客观因素”。然而,土建、安装深度交叉作业,节省时间的同时,也造成了对现场项目管理的严峻考验,如何忙而不乱?于是遍布全厂每一个角落的上千项“小创新”应运而生:调试虎符牌、吊装棱角保护角、司索小帮手、防砂轮飞溅的双层柔性隔离栏、装上倒车影像的叉车……

  毫无疑问,这些没有一刻停息的辗转腾挪背后的支撑都是这支团队不遗余力的付出。

  采访的两天中,我住在中核中原K项目部宿舍——四层小楼的二层。从透明的落地窗望出去是毫无遮挡的一马平川:沙地贫瘠的枯黄色、沥青小径寡淡的青灰色,凝固的色块一直延伸出去,雾蒙蒙中过度到一片蓝得如此暗淡的海,直到与天空相接。这是一幅完全静寂的画面。然而,一旦走出宿舍楼,朝向核电站建设的方向,大路上来往的车辆,行走的人群,隐隐传来的远处工地上的喧嚣……瞬间又处处涌动着生机。

  原来,只要足够用力,真的能将那些遗憾化为奇迹。(杨阿卓)

【打印】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