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文章详情
当前位置: 企业文化 > 风采中核
遇见卡拉奇:照亮异乡夜空 也照亮了我的梦
文章来源:中核集团 日期:2019年12月02日

  

  谨以此文献给每一位曾经在卡拉奇奋战的战士和所有在平凡岗位上兢兢业业恪尽职守的核电工作者。

  巴基斯坦卡拉奇工程现场,是对每一个筑梦人的初心考验,而支撑他们的是对核电的情怀,对事业的热爱,对家庭和社会的责任,对“一带一路”的响应,对“中国梦”的践行。

  遇见,是一切的开始。当“华龙一号”走出国门遇见卡拉奇,也是核电工作者海外征战的开始。或许我们都未曾想到过会有这么奇妙的一段相遇,但感恩遇见,照亮了你的夜空,也照亮了我的梦。

  初见卡拉奇

  

  从成都出发,登上经转泰国飞往卡拉奇的航班。9个小时的飞行,16个小时的辗转,从7摄氏度的寒冬跨越到30摄氏度相遇亚热带沙漠气候的热情问候,终于凌晨降落真纳国际机场。乌尔都语和英语的标识一下映入眼帘,一切变得陌生起来,头戴白帽身着长袍的男子,蒙着面却露出深邃眼睛的妇女,伊斯兰浓郁的异域风情提醒着我们——你已来到了巴基斯坦卡拉奇,为响应我国涉及60多个国家的“一带一路”发展倡议的中核集团“华龙一号”海外核电示范工程就坐落在这里。

  

  与接机人取得联系,同样奔赴千里而来的设计代表、厂家代表、一线工人也都陆续聚齐,大家随即坐上了车前往核电现场。2个小时的颠簸路途后,黑暗中的一片明亮让疲惫的眼睛精神起来,那就是中核人在这里点亮的灯光。

  最后的战役

  

  阿拉伯海的风仿佛是被恶魔施下了咒语,卡拉奇,这座印度洋北部阿拉伯海的港口城市,虽受着海风眷顾却常年干热少雨,一年仅有的几次降雨是这片土地上动植物的盛宴。生活在这里,仿佛置身于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满目黄沙,任意一棵绿色的植物便是这土地上靓丽的风景。此时已是一年中最舒适的气候。只是偶尔有刚来的同事会水土不服,有限的医疗条件实在是让大家都不敢生病,毕竟设计代表们要在这样的环境下坚守三个月寸步不离,直到下一个接替的同事到来。

  驻场,设代们把它比喻成“最后的战役”。它是一张张精心设计的图纸转化成工程实体的最后一个设计阶段,也是最考验设计能力的一个阶段,因为在这个时候往往会因为施工误差、材料替代、现场变更、需求变化等众多问题导致大量图纸修改,是谓核电设计“最后的战役”。时差3小时,导致这里和总部的沟通时间尤为短暂,往往是利用午休的时间把事先梳理好的问题通过不稳定的网络与总部人员沟通。各类问题单每月100份左右,驻场设代和本部人员通力合作,按期回复率100%,推动现场施工一步步顺利进行。

  下现场核实情况也是必要的环节。“全副武装”后在烈日下行进,一身装备让步伐有些沉重。还没进核岛,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已经顺着脸颊往下滚。焊接、打磨、设备散热……这些因素每天都在挑战核岛的空气指数,如果够仔细,你能看见焊接的白烟在弧光中袅袅升起,绕过锃亮的脚手架消失在贯穿件的上空。

  一次现场出征,灰色的工装变成黑色,湿透的工装沾着尘土黏在身上显出肌肉的轮廓,安全帽边滚下的汗珠嘀嗒嘀嗒。

  陪伴华龙我错过了儿子的长大

  

  “华龙一号”海外工程已经进入到第50个月,与“华龙一号”一起走出国门的还有夏欣,他是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第一个海外现场办主任。他长期驻扎,如果说见证海外华龙的一步步成长是他最大的骄傲,那么错过自己儿子的成长就是他最大的遗憾。

  “我没有那么多的牵挂,我就牵挂我那只猫”,这话出自夏欣的得力助手唐熙。他坚称自己是一个宅男所以在卡拉奇封闭的项目现场能呆得住,实则也是一个单纯乐观的阳光男孩。处理文档管理的细致,进行各方协调沟通的灵活,作为现场宣传的笔杆子,顶着烈日化身摄影师,负责现场活跃热场的气氛担当……都是他的写实。如果没有他,这里的生活大概又会少了一些色彩。嘴上说没有牵挂很适应这里的“集中营”生活,心里可是期待着与同事文杰三个月一次的“轮值”,因为过了年后,唐熙与女友约定的婚期就要到了。

  

  除了现场办长驻人员,各科室设计人员也会根据现场施工进度的需要前来驻守。现在正是冷态功能试验前期堆内构件的集中安装时期,为了保证质量保证进度,李燕要在这里待上一个月坚守设备安装。现场已经连续进行了8天的通宵安装,三班倒一刻不停。匆忙中刚吃过午饭,或是半夜已经入睡,李燕随时都要做好被叫去现场的准备,安装中遇到的各种问题,她都要及时“诊断”寻求解决方案。而每一次前去,她都要穿上比其他工作服都沉重的连体防护服,正午的烈日,午夜的寒风,陪她一同前行。刚下飞机就有巴基斯坦妇女和小孩儿围着跟李燕握手拍照,她说这是中巴友谊,人们的单纯质朴是这里的风景。李燕不知道,她何尝不是核电现场一道亮丽的风景。

  刚刚结束了国内田湾项目的四个月驻场,董丰又马不停蹄地来到卡拉奇。他不是卡拉奇的新人了,并且今年大半年都在外奔波,驻场的生活他习以为常,带着参访人员来到核岛现场他更是如数家珍。董丰负责布置组的工作,他说现场的每一条管道怎么走他都清清楚楚。大家在复杂的工地绕得发懵,但他的脑袋里有一张清晰的地图。现场攀爬三小时,其他人已明显疲惫,他却仍然精力无限爬上爬下,一边洋溢着笑脸介绍着每个设备的名字、每根管道的用途。这大概是他最健谈的时候,而面对妻子的偶尔抱怨,谈到对年幼儿子的陪伴,便没有了语言,他说只能趁着在家的时候“表现好一点”。这次回国,他计划给妻子带一条小卖部的围巾当作礼物。

  

  又是一个夜幕前的黄昏,夕阳燃尽了天边的云,渐渐淹没在了地平线。空气依然湿热,湿热得像是能拧出水来。走在“中国村”的小路上,肆虐的海风夹杂着黄沙,直灌入喉咙,阵阵苦涩。道路两边,宿舍楼前,人们捧着手机,诉说着思念之情。微弱的荧光下,他们的笑容是那般灿烂,双眼却又那般愧色萦绕。因为,在小小屏幕的那端,传来了年迈母亲的叮咛,挚爱妻子的安慰,更有孩子的一声声“责难”——“爸爸,你怎么还不回来……”这句话,每一个晚上都会听到很多很多遍。

  遇见的这些可爱的人,或是此行并未谋面的故事里的人,文杰、鲁佳、邱天、赵禹、李冬慧、岳小平……他们都在书写着这异国华龙故事,有坚守,有无奈,有奉献,有温情。苍穹如墨,半痕新月凌空,那弯弯的月牙宛若一根银色的鱼钩,勾起了思念,勾起了乡愁,也勾痛了每一个离人的心头。

  CBD、蚊子、告白

  

  当驻地简陋的CBD超市送走最后一位顾客,篮球场最后一组球员也离去;当活动室里斯洛克球体碰撞的声音消失在夜幕中,游泳池的水面也恢复了平静;当开垦的菜地里跳出一句蟋蟀的叫声,寒鸦却停止了呜鸣,燥热了一天的核电现场慢慢安静下来。

  这里的夜是最漫长的夜,经常罢工的网络和电视,有的是数量庞大而又对蚊香免疫的蚊子。打开水龙头,红褐色的水混着泥沙往外喷,而就是这样的水在卡拉奇也异常宝贵,更可况它能冲走白天的一丝疲惫。躺在床上总能让你辗转反侧,或是因为闷热,或是因为蚊虫,或是因为对亲人的思念。

  凌晨1点,床头的手机屏幕亮得刺眼,李燕又被叫起来,现场安装遇到问题需要她去研究解决。李燕从容地换上连体防护服,戴好安全帽,摸摸每一个衣袋,保证不带入异物,仔细检查,这是她的优雅。当李燕从核岛回来,夏欣办公室的灯光又亮了起来,今天需要跟成都本部开视频研讨会议,所以凌晨4点过他就起床准备,这样才能追得上时差。也总是参加不了本部党支部的集中学习,他是支部“旷课”最多的那一个,却无时无刻不在用行动践行着初心和使命。对海外华龙的长久陪伴,这是他最长情的告白。

  

  远处的海面也渐渐亮起来,太阳与地平线相遇。每天都会遇见不一样的核电故事,每天的工程建设也都日新月异。当我们离开这里,又有新的同事与卡拉奇相遇,而每一段相遇,都会成为“华龙一号”海外建设的一段独家记忆。(张翔飞 张勇卫 岳小平 马宇 董丰)

【打印】 【关闭窗口】